《潛水鐘與蝴蝶》:文學改編的又一佳例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steventu/article?mid=3425&prev=3442&next=3412

文 字要改編成電影,最重要並非忠實與否的程度,而是是否找到最適切而對等的電影語言予以呈現。《潛水鐘與蝴蝶》(Diving Bell And Butterfly)極具傳奇性的真人真事、極受歡迎的原著銷售量,改編成電影的難度與壓力確實不低。導演朱利安施納貝 (Julian Schnabel)在幾乎不得不「忠實改編」的大勢之下,利用攝影機的觀點變化與敘事結構,拍出極為接近主角心理狀態的一部電影,成功讓原著裡的靈魂,躍 於電影膠捲之上。
   
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同名原著〈潛水鐘與蝴蝶〉,描述主人翁尚多明尼克鮑比(Jean-Dominique Bauby)原為法國時尚雜誌〈Elle〉的總編輯,1995年年底,44歲的他突患腦幹中風,結果全身癱瘓,雖然意識清醒,但不能言語,只剩下左眼還有 作用。在醫院治療師與出版社友人的協助記錄之下,他用左眼的眨動確認一個一個字母,寫下了〈潛水鐘與蝴蝶〉這本書,描寫自己生病後的心路歷程。可惜的是在 書出版後沒幾天,他就撒手人寰,只留下無盡悵然。

主觀鏡頭的用法與轉換

電影版的《潛水鐘與蝴蝶》,從一個模糊、不安、甚 至有點失焦的鏡頭開啟,配合著主角的獨白,讓觀眾從誤以為攝影出狀況的初衷,開始漸漸明白這代表著主人翁鮑比的主觀鏡頭。這是導演朱利安施納貝爾的巧思, 他讓鏡頭直接取代鮑比的「左眼」,既然只代表左眼,所以就會有剛醒來的朦朧、失焦,情緒上的不安、焦躁,當然還有不得不的頻頻眨眼。觀眾在電影的前半個小 時,就不得不跟著主人翁宛如「感同身受」的方式,感受到他剛甦醒過來、重新面對這個世界、卻無法與外界溝通的那種喪氣情緒。影像的魔力在此獲得足證,原著 文字讓他的感受藉由形容而令人想像神往,但電影卻找到的類似的、等同的鏡頭語言來讓觀眾貼近主角心靈。

不過,如果朱利安施納貝爾從頭到尾都一直用這種晃動、不安的主觀鏡頭拍完《潛水鐘與蝴蝶》,那就實在沒什麼了不起,妙就妙在何時「停下」的那一刻!
      
劇 情進展過了將近半個小時,觀眾只能聽見鮑比的獨白,只剩左眼可動的他,與周遭所有人都是無法溝通的,直到語言治療師向他解釋可以用左眼的貶動來表達 「yes or no/是或不是」,鮑比的生命才算是真正的「甦醒」,於是我們看見從此時此刻,導演朱利安施納貝爾終於開始呈現第一個「非主觀/客觀鏡頭」,意即讓觀眾/ 鏡頭開始不再只透過鮑比的「左眼」看世界。這個看似輕描淡寫的轉換用法,其實已完全透露《潛水鐘與蝴蝶》這本書、這部電影、這個人物的真正精神所在:即便 只剩下一隻左眼,只要開始可以與這個世界溝通,他才算真的活著。

於是接下來電影的三分之二,開始在客觀、主觀的鏡頭間錯置交換,鮑比的觀 點鏡頭也和他書中的描述一樣,不再只有朦朧的、失焦的世界。很多時候,電影的交叉剪輯所能達到的意象,甚至比文字更接近他筆下「潛水鐘」與「蝴蝶」的比喻 象徵,時而下沈到深深海底,時而天馬行空的飛翔,當然還有醫院內外的景物,無論是真實的風景或是幻想的畫面,全都變得充滿生命力。隨著這些鏡頭的剪輯、情 節的進展,觀眾開始明白、理解這些動人的文字,是如何從他的左眼和腦中的圖像轉換而來。
 
看著《潛水鐘與蝴蝶》的影像裡,很多時候,鏡頭 本身透出來的那股氣味與靈魂,甚至還更凌駕於主人翁自白的聲音之上,直接表達出這個角色的內心狀態,我想這也是這部電影並未被文字給「綁死」的明證。就像 下週一即將頒發的奧斯卡金像獎,之所以讓這部電影除了入圍最佳導演、改編劇本,還同時不忘入圍攝影、剪輯(共入圍4項)的道理所在。

適可而止的煽情功力

除 了以鏡頭語言與觀點的轉變來表達主角的內在精神,《潛水鐘與蝴蝶》還是懂得催化觀眾的淚腺,適時完成其點到為止的戲劇張力與煽情功力。當鮑比第一次以眨眼 拼出的字義是「我想死」的時候,其實任誰都能同情他內心的苦痛,但此時鏡頭拍的不是男主角的表情,而是女治療師帶著憤怒、又不可遏抑的悲泣,她衝出了鏡頭 (左眼觀點)之外,一陣靜謐;然後才又回來道歉。這場戲不僅讓人為之鼻酸,也輕輕鬆鬆地就表現了良心醫者的真情流露。

男主角過去的性格、 人生,藉著他自述的回顧跳接穿插,我們知道有一個幫他生了三個小孩的女人,而且還有其他紅粉知己的存在。即使他再努力克服自己的身體侷限,努力創作,但胸 中那股「遺憾」,依然是揮之不去的。當觀眾看見他的大兒子替他擦去不自主流下的唾液,然後轉身哭泣;還有兩個女人在電影話邊同聲對話的殘忍之際;以及他的 父親那段「白髮人哭,黑髮人無以回應」的哭泣戲碼,都很難不跟著紅了眼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尤其是父子親情部份,朱利安施納貝爾特別請來八十高齡的瑞典男星麥斯馮西度(Max von Sydow,曾演過多部瑞典大師伯格曼Ingmar Bergman的作品)跨刀客串,一場讓兒子幫他刮鬍子,以及另一場在電話邊黯然啜泣,兩場短短的戲份,配上他那佈滿皺紋的一張臉與精準的唸白力道節奏, 更讓觀眾感到無盡惆悵與傷感。至於男主角Mathieu Amalric也不是省油的燈,這位曾以《國王與皇后》(Rois et reine)拿下凱撒獎影帝獎的男星,全片都只能以顫動左眼的方式作表演;另外飾演語言治療師的瑪麗喬絲克魯茲(Marie-Josee Croze),則曾以《老爸的單程車票》(The Barbarian Invasions)奪下坎城影后,全片可說都是臥虎藏龍的演技派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根據這樣一本原著下手,導演朱利安施納貝爾沒有讓電影版的《潛水鐘與蝴蝶》淪為只剩溫情、憐憫情緒的一部自傳式電影。就和作者寫下此書的原創精神一樣,導 演讓這個角色繼續在鏡頭下,充滿尊嚴地展現生命的韌性。即使到最後電影打字幕的片段,朱利安施納貝爾都還不忘讓天崩地裂的自然景象,以一種時光倒流的方式 投映在鏡頭裡,宛如呼應著這本書/這個故事的強勁力道,以及暗暗內蘊的精神不朽。這是一次成功的文學改編,即使不到驚天動地的程度,也足以讓原著裡的正向 精神,透過光影,完整投射到每個觀眾的心裡。

《潛水鐘與蝴蝶》
作        者:     Jean-Dominique Bauby    
譯        者:     邱瑞鑾
出  版  者:     大塊文化出版有限公司


眼神寫成的纏綿之書 (中文版代序)          南方朔

   《潛水鐘與蝴蝶》是本獻給生命的纏綿之書。它的法文本出版於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,但出書後兩天,作者就涸竭而歿。鮑比是法國時尚雜誌 ELLE 的總編輯,他在九五年十二月八日因為中風而成了「準植物人」。他不再能動,也失去了語言,全部的肌肉只剩下拉動左眼眼簾的那一根還有機能。於是,他遂用別 人指字母,指對了他就眨眼睛的方式,一個字母、一個字母地寫出這本《潛水鐘與蝴蝶》。它薄薄的只有一百多頁,但最絕望的人卻有最深刻的感情。鮑比用最平淡 的口氣談他的孤獨和哀傷,過去的惘然變成愈來愈深的記憶,而此後則只是一點一點更多的失去。他像一只繭那樣被關閉,卻讓回憶和感情彷彿蝴蝶般飛翔,翅膀上 滿載著令人掬淚的沈重。他對殘存的生命充滿了不捨的愛戀,便一切的不拾卻又都只是徒然,因而他書裡的纏綿就更讓人心疼了起來。他的書寫到九六年八月停止, 最後的一段說:「在宇宙中,是否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我的潛水鐘?有沒有一列沒有終點的地下鐵?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?」渺茫的希望未曾發生,他 很快奔向了絕望的終點。

    作為時尚雜誌總編輯的鮑比,是個開朗、健談、喜歡旅行、講究美食和生活的人。但這一切眼前擁有的幸福,卻都隨著一次中風而化為烏有。那一天早晨,他在新女 伴黑色的髮絲間醒來,共試一款德國新車,下班後則準備到前妻住處接 他們的兒子度週末。但就在接到兒子準備上車時,突然中風昏迷,再醒來已是三個星期之後。三個星期的時間斷層,生命被切成兩半,他開始了彷彿寄居蟹,又如關 在潛水鐘裡如繭般的新生命。
由昏迷中醒來,又經過漫長的暈眩脆弱,半年之後,治療師協助他找到拼字母、眨眼睛的溝通方式,他才在出版社助理的幫助 下,一個字母、一個字母寫下這本只有薄薄百餘頁的小書。耆以這樣的句子開始:「在老舊的麻布窗簾後面,映著淺淺奶白色的光,透露了天色破曉。我的腳後跟很 痛,頭彷彿千斤重,而且好像有潛水鐘之類的東西緊緊罩住我的全身。〔圪〕當我困頓如繭的處境,比較不會壓迫得我喘不過氣來,我的心就能夠像蝴蝶一樣四處飄 飛。有好多事情要做。我可以在空間、時間裡翱翔〔圪〕」

    鮑比以《潛水鐘與蝴蝶》為書命名,「潛水鐘」指生命被形體所困禁的困頓,「蝴蝶」則隱喻生命在想像中具有的本質自由。但「潛水鐘」加上「蝴蝶」,這隻蝴蝶 再怎樣舞踊,也呈現不出曼妙的輕鬆,而只有掩飾不住的悲痛。因此,當他第一次使用輪椅,護士儘管將它說得好像是好事,「然而這迴響在我耳裡卻像是判決一 樣。轟的一瞬間,我突然了悟這個讓人驚惶無措的既定事實。恍如原子彈的蕈狀雲一樣令人目眩。又彷彿比斷頭臺上的鍘刀更鋒利。」

    因此,《潛水鐘與蝴蝶》是本絕望之書。它清楚地敘述他在繭裡的生命惡化過程:他在二十個星期裡體重減輕了六十六磅;他的右眼失去了功能而被縫死;他的右耳 失去聽力,左耳側變成蝴蝶耳朵那般敏銳。人在絕望中的脆弱和卑微,例如一向美食家的他,兒時祖母香腸的記憶反而襲上心頭;護士替他清洗讓他既挫折又快樂; 失去吃的能力,依靠胃管攝食的他,「要是能把不斷流進我嘴巴裡的口 水順利嚥下去,我就會是全世界最快樂的人」。

    《潛水鐘與蝴蝶》也是本孤獨之書。當他只剩眨眼睛這唯一的溝通能力後,更加感覺到溝通的困難。人在脆弱中變得敏銳,也在脆弱中知道孤獨的況味。鮑比由於只 剩很少的表達方式,不是特別體貼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反應。因此, 護士會突然關掉他正在看的電視,他會被許多不在意的舉止行為所傷害;當然,這時候他也更能將心比心地理解別人 他的父親九十三歲,住在公寓樓上,老到連腳都站不穩,他們同樣都是像繭般的活著。

    但《潛水鐘與蝴蝶》也是本纏綿之書。人的困頓造成的靈魂纖細,使他更能用纏綿的心看待記憶,也更能在無助中呈現出敏銳的善良。這本書裡的此類片段是讓我在 閱讀的心痛裡最感動的部分。鮑比可以感覺到父親的無助,可以感覺到八歲女兒在遙遠之外為他所作的祈禱。他可以感覺歷史、記憶和友人。曾經有過的遺憾。曾經 幾乎犯過的誤解,都在這樣的纏綿裡變成一則溫暖的小故事。

鮑比在「準植物人」的狀態下掙扎,他渺茫地希望著有機會靠著拐杖,有一夭又能回 到他在巴黎的辦公室,從而結束他那無聲的噩夢。但他終究沒能走出這場夢境,而在繭中枯竭。被囚的蝴蝶走不出宿命,但就像鋼琴從樓上被摔下,黑黑白白的琴鍵 零落滿地。他的薄薄遺著,就像琴鍵般鋪成一種交織著絕望和纏綿的淒美,讓人沈痛,但也會覺得要更加看重自己的生命。

薄薄的小書,沒有華麗 的詞藻,但卻一個字一個字地雕刻著生命。看完這本書後,更加關懷起都些失去一切表達能力的植物人,他們那些我們不知道的痛苦是什麼?人的溝通靠表達以及了 解表達的細心,但我們卻經常在不細心之中彼此冷漠、傷害及誤解。鮑比用他的經驗告訴我們,必須珍惜一切已有的感覺。他即將失去一切,因而遂能掌握已有的不 多。對天天在揮霍著生命的我們,在看完這 本書之後,怎能不更加寶貝我們的幸運呢?

創作者介紹

Encounter

Wen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四傳二甲  李雅蘋
  • 一開始的片頭以x光照片,很抽象又像水墨畫一樣,ELLE時尚總監尚多明克鮑比,因為得了「閉鎖症候群」,只剩左眼可以使用,大多是鮑比主觀鏡頭,那種搖晃、眨眼、模糊的感覺,也表示主角內心的不安,片名的潛水鐘表示他的靈魂被身體所囚禁著,而蝴蝶代表著他內心中奔放的自由,其中他和父親的一通電話,父親從電話中說出:「我被著小公寓給囚禁著,哪裡都去不了,而你則是被囚禁在身體裡。」主角則是留下眼淚,主角失去很多:和父母親相處的時光、和孩子玩耍的時間,他的女朋友也失去勇氣去探望他,鮑比靠著眨眼表達要講的話,這個故事也激勵很多人,雖然被病痛纏身,內心那種奔放的自由,是身體無法被囚禁。裡面讓我印象最深的是:「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?」「我和自由如果只隔著一扇門,我連打開這扇門的力氣都沒有。」這幾句話讓我瞭解主角嚮往的那種自由。
  • 傳二甲  吳詩潔
  • 這是一部值得大家探討的生命教育影片,是真人真事改編,從一名叫鮑比(Jean-Dominique Bauby)的法國時尚雜誌 Elle 的總編輯,所經歷中風過程寫下的書《潛水鐘與蝴蝶》。
    在他44歲時突然腦幹中風,全身癱瘓,不能言語,只剩下左眼還有作用。在醫院協助下,靠著眨動左眼,一個一個字母地寫下這本不同尋常的回憶錄。出書後二天,他去世。但他告訴世人,他被禁錮的靈魂永遠活著。
    這部影片拍攝手法是以第一人稱,畫面以鮑比看出去的視野作為影像,就像我們也是中風者,跟著鮑比經歷這復建的歲月。雖然很漫長辛苦,但卻能看出鮑比對生命的毅力,曾經對病痛感到絕望,卻也是記憶最為深刻有感情的。
    看著鮑比在寫書的過程,清楚地敘述他生命惡化過程,他表達出的話語,可以感受到人生與生命的意義,他形容這過程像「潛水鐘」加上「蝴蝶」,生命被形體所困禁的困頓,一只繭被關閉,卻讓回憶和感情彷彿蝴蝶般飛翔,而蝴蝶再怎樣舞踊,也呈現不出曼妙的輕鬆,只有掩飾不住的悲痛。
    從影片裡看出鮑比對殘存的生命充滿了不捨的愛戀,是值得大家探討的議題。
  • 四傳二乙黃思佳
  • 這部片好看,拍攝手法很真,時常以主角的主觀角度去看那個世界,像是左眼晃動,借這樣的視角,讓觀眾們或多或少理解主角的不方便和恐懼感(尤其是縫眼睛那段最真最可怕),那又因為主角是中風的人,所以鏡頭常圖模擬出只有一眼能動,攘觀眾看起來是他看得感覺的畫面,又因為中風的人,頭通常是歪歪的,所以在用主觀鏡頭拍攝的時後,畫面感覺就好像真的是自己中風一樣,而且從他眼睛出發的畫面看出他只能看,可是卻好像觸摸不到的感覺,總覺得沒安全感,而且都是自己,感覺無奈又孤單,雖然是這麼多人在他身邊,但他好像被排除在另外一個世界裡面一樣,又再加上搭配一些主角的全身鏡頭,感覺又更可憐更孤單,且代墊心酸,又有一種好像要接近死亡一樣的可怕景象,真的就像片名一樣,潛水鐘與蝴蝶.

    而只能動一隻眼睛的身體,確實好像被困在深海的潛水鐘那種感覺,海裡其實是什麼聲音都沒有的,就是一片荒涼呀~只能聽見自己內心的話,身上的水壓以和那個重的不得了的潛水鐘關在裡面的主角,生命對他來說,就像沉了船一樣,但是主角好像給自己另外一個選擇,那就是成為蝴蝶,排除全身癱瘓這個難題,只是好像大家都忽視了.

    最後片尾的時候冰山崩塌,然後又倒轉復原,就好像主角好像不認為自己是個病人一樣的堅強,就像,片名的蝴蝶破繭然後飛出來,如釋重負完美的將那短短的人生演的很美很美.

    這整部片看下來,感傷帶點無奈,但能激發人心,就感覺給人類一個什麼,感覺是勉勵,也感覺是激勵,那樣堅強的人生,真的很不簡單,如果我的生命也只剩下半年,我會好好地想如何珍惜這短暫的美好時光,做該做的事,且幫助更多的人,用我的短暫時間,去敘述我的生命,去演繹出那最完美的結局.
  • 四傳二甲楊慧鈴


  • 看完潛水鐘與蝴蝶,心情實在不是很好,鮑比不幸年紀輕輕就中風,但何其有幸他身在法國、有錢、又有一個可以幫他的語言治療師,他可以利用眨眼表達心中的想法,而且還有人可以有空、耐心讓他表達完整。回想20多年的臨床,近幾年擔任過NSP,照顧過呼吸治療病房的個案,自己常常想多了解清醒插管病人的意思,想多幫忙,只是真的溝通非常的不良,常常我說了、猜了半天還是不了解病人的意思,病人很沮喪我也很不好意思,加上我無法消耗我所有上班時間在哪裡,久了我真的很害怕去面對清醒插管,卻張著一雙無奈眼神看著妳的病人。我會逃避,就像書中鮑比在守護天使這段中所說的,醫護人員硬起心腸悄悄的把他忽略過去,假裝沒有看到病人傳達的絕望訊息。

    只是醫護人員真的沒看到嗎?別人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我有看到,只是我也很無助不知道該如何幫忙,所以我假裝沒看到,雖然我面無表情但我的心卻是在流淚。因為我很無能、也很無助,只能每次查房時緊緊的握住病人的手,讓他了解,我不能知道你想說什麼?但現在我在這裡陪你,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段時間。
    在宇宙中,是否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我的潛水鐘?有沒有一列沒有終點的地下鐵?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?應該要去其他的地方找。我去了,去找找。
    即使到了生命的終點,鮑比仍然不願放棄,仍想去尋找那把解開他的潛水鐘的生命之鑰。

  • 四傳二甲 黃庭絹
  • 這部片讓我看到了醫護人員的專業、細心、愛心、耐心,
    更看到多明尼克驚人的意志力。
    試想,聽得到,且大腦正常運作,卻全身不聽使喚、不能言語,
    這是多麼可怕的事。
    他的靈魂禁錮在自己殘破的身體裡,如同困在潛水鐘裡,
    而想像力、回憶、記憶力就像蝴蝶,讓他的心自由飛翔、翩翩起舞。
    多明尼克醒後的內心世界由風趣轉為絕望→悲痛→接受→忿恨→接受→風趣,
    這連串的轉折,讓我更理解全身癱瘓,但腦部正常運作病人的心理世界。
    蝴蝶再怎麼掙扎,也飛不出這大蛹,這是多麼的悲痛的事實。
    要學著平靜接受,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智慧?
    生病了,才能想到未能珍惜的人、事、物,未完成的心願、夢想。似乎有點遲,被時間追趕的日子不會輕鬆,且面對死亡與疾病的處之泰然,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和調適。
    多明尼克曾向自己和他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:
    「難道是我曾視而不見或充耳不聞,所以只能藉著不幸的殘忍之光,
    才能照亮真實的自我?」
    多明尼克惋惜沒能好好和家人相處,生病了卻再也無法親手擁抱他們,
    感受孩子們溫暖的身軀,這是多麼令人心酸的事情。
    我也想好好把握人生,讓每天都有意義,願自己能努力實現,

    即使是小小的幸福。